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访问旧站

栖霞赏枫

作者:吴亚东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01日 点击数: 字体: 大 小

去年深秋,携妻与大学同学之深交者同去天平山赏枫叶,意犹未尽,妻说今年要去栖霞山赏枫,我便承诺等新车入户后驾车前往一游。适逢高中同学相邀,周六,一行十五人驾四辆车前往栖霞山,妻欣然偕往。

来到景区,停车处与入口处已相距千米,游人接踵,交警忙着指挥交通,附近村民占地为王,在路边招揽停车生意,话语倒也实在——失地后补贴一点生活。停车后步行至入口处,想用中餐却被告知未预订即无座位。因赏枫心切,大家议定行程后入门上山,在路边小摊处随意买些小吃糊弄一下辘辘饥肠。

入得山中,初看枫树寥寥,高大的青枫已然凋零,低矮的红枫似乎年岁不高,天工之迹难觅,斧凿之痕犹显,难免引起我们恶意的揣测,但于枫叶繁茂之处,依然能见“霜叶红于二月花”之景。其实,此行时景已晚,枫叶已开始凋零,加上久旱不雨,灰尘遮盖了本该鲜艳的红色,但细心的女同学惊喜地发现,在阳光直射之处,于叶底仰观,枫叶居然红得透明,红得亮丽,红得醉人。年轻的人们在成片的枫叶下席地或卧或坐,随意吃喝,纵情说唱,羡则羡矣,终已难发少年之狂,只能“遥想当年”而已,至此,兄弟姐妹们陡生一叹。

一路上山,已明显分作两派。细腻的女同学大多交流育儿家教体会,粗陋的男同学们只顾神聊海侃,于醉心处刻意选择别致的枫枝拗折而下,边赏玩边游走,偶于赏心之处留下人面霜叶相映红的影像,但于山门处被不明身份之人以罚款的要挟没收了精心拗折的手中之叶。

下得山来,奔赴市区,赴同学宴请。因当晚去留之意未决,驾车者有人喝酒,有人喝茶,相知的同学们倒也不苛求,倒是旁观杂说者多有挑衅之词,但我自岿然不动,喝点饮料滴酒不沾。席间,大家交谈些生活近况和生活感悟,交流育儿经验,虽多有龃龉,但各人地位、家庭、工作、境遇、观念多有悬殊,但窃以为大可不必凌驾于他人之上,可交流但不可强加于人,境况不如人者大可不必自卑,春风得意者亦不可盛气凌人,各人自有适合的生活态度和境况,各人的幸福感也各不相同,不可强求一致,求同存异可矣,万不可强分高下。好在同学情深,亦无利害冲突,说过,辩过,也就一笑而过,心无芥蒂,此则善矣。

晚宴过后,时近八点,女士们毕竟牵挂家中夫儿,坚决要回家,于是,坐满一车,我先自驾车返程,回到家中,已是十点,女儿翘首企盼多时,洗漱完毕,带着满足和回味,酣然睡去。


字体: 大 小 收藏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