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访问旧站

晨游南山

作者:吴亚东 来源:长泾中学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24日 点击数: 字体: 大 小

       星期六下午到天目湖望湖岭参加拓展训练,分组对抗,各组从队名、LOGO、口号、队歌、队旗的创意设计到齐心协力攻坚克难,动足了脑筋,人尽其才,力克强敌,挑战自我,凝心聚力。
        夜宿南山乡村李家园,御水温泉是必定要泡的,酒助游兴,不顾骤然下降一日回春的气温,着泳衣,披浴巾,穿梭在竹海森林,沉浮于不同类型的泡池,感受温泉的浸润,享受小鱼的啄吻,呼吸馨香的空气,养生保健未必见效,放松身心聊以寄情。
        或许是旅途劳顿所致,也许是温泉疗效体现,一夜酣睡。晨起天已放亮,洗漱完毕,兴冲冲下楼,天公偏不作美,但绵绵细雨阻止不了探幽之趣,撑一把雨伞,毅然出门,直奔南山竹海。竹海之谓,喻指竹林茂盛之地。江南物丰,竹海颇多,名“南山”者也不止一处,然此地处苏浙皖三省交界,乃鸡鸣三省之地,竹林面积数万亩,且方圆几十里无任何污染,据称:南山竹海一望无际的毛竹倚山抱石,千姿百态,形声雄浑,情趣别致;千年古松,参天古株,高耸挺拔,稀少神奇;高山镜湖中的竹筏,山间的潺潺溪流和形态各异的竹木小屋,给游客以乡土、古朴、原始、自然的意境之感;还有民间传说中的仙山头、金牛岭、锅底山、古官道等人文历史,更增加了南山竹海的神秘。俨然世外佳绝之地,偶至此地,虽然行程未安排竹海之游,但私心不愿蹉跎,奢求在返程前两个小时内“泛读”南山,一览竹海概貌。
        雨点时大时小,雨水顺着山路流淌,兴浓早起的游客结伴冒雨赶往景区门口,但都如我一般扫兴而归。只因时间尚早,景区不营业,只能远眺竹海云雾蒸腾,神游林内无限风光。彷徨于景区外,细读景区介绍,见有“吴越弟一峰”之说,很不以为然地嗤笑“弟”之误写,摇头叹息而去。后经“百度”,称此“弟”没有“竹”字头,是因为这漫山的竹子就是最好的注脚,更觉谬误,照此推论,不知“森林”该写作何形。其实,“弟”古义可表次序,与表此义之“第”相通。看来,此处是沿用了古义,却生搬“漫山竹子”作注脚,全然不顾游客误解,创新乎?剌谬也。卖弄乎?误导也。
        门内进不了,门外山坡也遍布竹林,游兴未尽,竹海之具体而微者岂容错过?系紧鞋带,一手撑伞,一手扶竹,脚踩坑凹,于茂林修竹之间躬身攀爬而至坡顶,竹雨滴落伞顶,掉在后背,丝丝凉意,于翠微处遥望景区迷蒙,满眼绿意在雨中更显韵致,清凉的空气中散发着泥土的气息和竹叶的清香,平静了微微的喘息,吐一口浊气,纳几缕清凉,神清气爽,涤荡了隔夜的微醉。徜徉片刻,原路下坡,殊不知上山容易下山难,坡不高,却很陡,雨洒地表,枯叶湿滑,探步下行,颤颤巍巍,慌乱中一手侧伞绕过林中间隙,一手猛撑下方竹子,摇落满枝蓄积的雨点,掉落一身的清凉。
        下得山来,后背透凉,裤管尽湿,鞋子沾满了枯叶和山泥,肩酸臂麻,饥肠辘辘。风土已赏,取道村中,细品人情。比肩的食宿、各地的车辆,阐释着此处的魅力。各家都在取名上动足了脑筋,纷纷传递着乡村的气息,都想让人一见钟情。有一家餐馆门外楹联甚妙:“早进来晚进来早晚进来,多吃点少吃点多少吃点”,似有体恤人情之味,更有自鸣得意开门揖客之意,却不知乡村味如何,性价比几何。各家门口陆续有游客出门,伙计们已开始准备一天的饭菜,游客走得悠闲,伙计做得不紧不慢。
        村里的楼房大多是新的,各傍地势,整齐气派,村落的边缘保留了原有的旧平房,大概是集体的库房吧,外墙粉刷一新,但窗子已破碎,依稀可见此地旧貌。房前屋后多有竹园和已知未知的果树,也有人家在墙边围上围栏养鸡的,几十只鸡被悠闲地圈养着,未闻打鸣,不见打斗。村中照例养狗,是看家护院的,散着步,见惯了远悦近来,目光柔和,神定气闲,不以善吠为良。久旱逢甘霖,欢快的鸟儿在雨中穿梭嬉戏。村边一条驳岸齐整的小溪,承接山上、地表的雨水,久旱水浅,薄薄的一带沿河床中央缓缓流淌,沿水两侧石缝间水草丰茂,误落的菜籽长株开花结籽,比地上的长得更好些。河埠头缓缓地上来一位老妇,佝偻着背,一手拎马桶,一手拿刷子,脚步稳健,褶皱的脸上写满了淡定恬然。村中不闻高声谈笑,人不以善言为贤,朴素地维护着山村的静谧。
        一路穿村走舍,赏山村之景,悟雨中之趣,不知返期将至。上得车来,目摄静美,匆匆而来,依依而去,悠然一瞥,南山已远。
                                                                                                                        2011.5.23

 


字体: 大 小 收藏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