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访问旧站
您现在的位置:江苏省江阴长泾中学>> 教学研究>> 历史组>> 内容

历史教师应关注史学理论---高二历史李清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26日 点击数: 字体: 大 小

历史教师应关注史学理论

高二历史  李清

   

    2012江苏高考第22题要求学生以萧公权的康有为研究为例,以“时代、史家与历史认识的修正”为主题进行论证。应该说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历史问题,已经涉及历史学的范畴,属于认识论范畴。

一般认为历史学习是一个认识历史的过程,是从感知历史,到积累历史知识和理解历史,再到对历史现象进行思考(比较、分析、演绎、归纳等),了解历史事件的因果关系,找到历史发展的特征和规律,从而认识历史和现实的过程。以往论者对学生历史学习过程的论述多从学生学习方式、教师教学方式的转变等方面展开,从心理学、教育学等角度开展研究,其中当然也不能忽视历史认知过程的自身特点,但多零星散落其中,真正从历史这门学科的性质方面阐述的不多,甚至出现聂幼犁教授所讲的学生“不知道如何分辨材料的有效性、可靠性,什么是事实本身?什么是对事实的描述?什么是对事实的解释的情况下,却要求学生去讨论重要的历史人物和重大历史事件……在许多情况下,还给学生造成‘教材写的,老师讲的就是历史’这样反科学的印象”这样的状况,赵亚夫教授也说新课程“连最起码的‘学什么’、‘为什么这样学’的问题都没有解决,变的只是课程接受方式和教科书内容”,“所谓的结构性变革,在历史教育中并不会产生多少力量”。

不能从根本意义上转变我们对历史、历史学的认识,学习方式、教学方式再多的变化,所起的作用还是有限的,或者仅是形式上的轰轰烈烈,真正接触历史本真的却没有。试想在讲授造纸术时向学生展示造纸的过程(甚至亲自试验造纸),手是动了,也亲身体验了造纸的过程,形式也热闹了,但于学生了解真正的历史又有何益呢?难道讲解蔡伦造纸术就为了让学生了解造纸的过程吗?其实其重点在于造纸的方便、廉价促使纸的广泛使用,从而对人类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这里如果反设“假如生活中没有纸,我们的生活会怎样”来让学生讨论,由于问题贴近学生的生活实际,学生对此一定有自己的感悟,这样不是效果更好,更贴近历史教育的本真吗?仅仅简单的对历史进行还原并不是历史教育的根本目的所在。

问题的关键在于历史教师对史学理论的不了解,对历史学科性质的不明了,进而也不能真正认识历史,事实上,“没有哲学深度,就不能真正理解历史”(何兆武《没有哲学深度,就不能真正理解历史——何兆武先生访谈》)。很多专业历史教师还是抱着教条式的历史学是科学的观念不放,习惯于旧的思维方式,满足于现成给定的思想体系之中,于是在教学中也用教条替代了历史,一大堆概念如“社会性质”、“生产关系”、“经济背景”等等被分割切开传授,历史教育泛政治化,一部人类社会的历史仿佛就是为了证明某些理论的正确,结果不得不是死记硬背与严重的以论带史,严重违背了历史学的宗旨。产生这些问题的原因有以下几方面:一是历史学科曾是泛“左”化的重灾区,教条式的唯物史观影响至今难以消除,比如经济唯物主义的观点和泛阶级斗争的观点等;二是史学理论研究成果对于一般意义上的历史学的影响似乎是微乎其微的,对于历史教育更是近于隔绝,即使是大学历史教育专业毕业,对历史学理论的了解也十分有限;三是教师自身的知识结构难以得到改变,在中学学科教学中,历史学科处在非常尴尬的地位,历史教师很难有外出进修学习的机会,而且即使新课程改革的培训中,也难以见到有关史学理论的内容。

当然史学理论对于历史学的影响不是没有,自19世纪末以来,思辨的历史哲学和兰克学派遭到了种种的非难,他们的史学实践也表明:史学与一般意义上的科学有着相当大的差异,批判的历史哲学从史学主体入手,强调历史学家的主体因素对史学研究活动的渗透,宣告历史学不是科学,而20世纪后半期兴起的后现代主义则从语言、文本入手,认为历史学与文学想像没有什么本质区别。虽然我们尽可以不同意他们的观点,但我们却无法回避或绕过他们给我们留下的种种难题,我们可以承认历史学是一门科学,但恐怕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历史学并不仅仅是一门科学,用何兆武先生的话说“比科学既多了点什么,又少了点什么”。时至今日恐怕没有哪一个历史学家敢说自己的研究成果绝对符合客观历史。史学理论对历史教育也不是没有影响,华东师范大学张耕华教授认为史学理论研究对当下的历史课程改革和历史教科书的编撰产生的影响有三个方面:人文素质教育为本、注重探究式教学和强调历史知识的丰富性和教学形式的多样化。但在历史教师中有多少人把这三个方面与历史学科的性质相联系?

目前的高中历史教学中,史观教学已经穿插其中,“论从史出”的观念也在渗透,史料教学法也在深入开展,但其实还未涉及历史学科的本质。现在学生比之以往是动起来了,但究竟有多少人对历史有真正的感悟?所以才会出现历史教学形式轰轰烈烈,真正有意义的教学却没有的现象。对此赵亚夫教授说:“过去的学生是‘索答案’,现在的学生是‘索方法’一套做法。殊不知,方法如果仍是技术主义的玩意,它就不会给学生带来自由行动的能力。”情感的缺失是目下最严重的问题,有多少教师明了“为什么人文素质教育是历史教育的本真”?

现在高考试卷中有关史学理论的试题在各地试卷中已多有涉及,这也倒逼着中学历史教学必须关注史学理论的内容,从而改变师生对历史和历史学的认识,还原历史学科真正的魅力所在。


字体: 大 小 收藏 打印文章